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2.5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 搬家公告

    2012-03-03

    亲,已搬家,请移步前往:

    www.silent-lotus.com

     

  • 找到力量之源 - [灵修]

    2011-11-08

    最近王菲到印度去了,为她所钟爱的佛教去修行游走,随后,她在博客上晒自己包头巾穿长布衫的照片,坦坦荡荡——我是指她的内心,非常强大,心智越发成熟,所以她敢于暴露自己的真实面目,懒理人评说,懒与人争辩。为她心灵护航的,正是佛教。许多明星都必须抓到什么“救命稻草”,就像抓一剂灵药般,让自己适度隔离外界纷扰,诚实面对自己的内心。她们的软弱,缘于独缺信仰,她们的坚强,缘于承认软弱。

    于我,力量之源就是瑜伽,除了多年的体式练习,我现在迷上了瑜伽哲学,我求的就如她们所求的,心灵平静、强大、成熟,每一次的练习,每一次的感悟和提升,感念瑜伽这种艺术,让对佛门望而却步的我,对基督始终无法接受的我,能暂时有个归宿。

  • McNulty & Carver - [读创]

    2011-08-12

    不知有多少人会像我这样,读完卡佛来读约翰?麦克纳尔蒂(John McNulty),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卡佛占了先入为主的优势,约翰暂时无法取代他在我心里的位置,但可以说,卡佛是现实中的丈夫,约翰是梦里跳出来的完美情人,可与相好,可与相爱,但不可与相伴。

    两者的笔下都是市井地阶小人物,上不过巡警、商人,下能至乞丐、流浪汉;两者的故事都悲天悯人,用词极简、精妙而充满感情。但只要稍加留心,便不难发现卡佛的叙述更伤感、无望,天底下似乎找不到更为悲惨的角色了,除非在他自己的下一篇小说里!而约翰则是以轻松围观的口气诉说着"第三大道的这间酒馆"的是是非非,起码你的心是平静和欣然的。

    这也许跟约翰的工作相关,作为纽约客最棒的写手之一,惯于倾听,比如来自前方记者的采访观察(那时的记者只采访不写稿),约翰边听边挥笔立就一篇精妙的新闻稿,最擅长描绘林林总总的小市民,用笔还原着记者的现场观察,就像把人放到你跟前一样。在短片小说里,约翰也充分体现了这种天赋。

    我想也无法再否认自己的悲观主义情结,这从更爱卡佛就可以看出。卡佛本人一生的颠沛流离,死时又恰是创作生涯如日中天之时,他用整个的人生诠释了命运是如何捉弄自己以及他笔下那些人物。

  • 很多年前我写梵高的一篇文章题目仍然适用于荷尔德林,一个疯子诗人,因为追求而疯狂OR因为疯狂而追求?疯癫的状态只是他们沉湎于创作的时候,他们如同他们的作品一样,成为了供后人研究和赏玩的艺术品。以前不大认识荷尔德林,借由《塔楼之诗》开始对他的了解。其人于1807年陷入精神错乱状态,此后回到图宾根——他青年求学的地方——内卡河畔的一座塔楼上沉寂地度过了36年余生,这段时间除了供养他的木匠一日三餐地照顾他,还有某些假意探望他之流的到访,荷尔德林几乎是幽灵,隔绝于活着的这个世界,35首“塔楼之诗”是他留给后人的疯癫记忆。

    “生命之旅迥异,犹如歧路,或群山分界。”读着这样的诗作,若是把荷尔德林想象为一个疯子,的确更引人入胜。在塔楼的生活,他终日与自己对话,时常说“是”,又时常说“不是”,更多的时候他否定自己,他总爱否定任何事物,疯狂的悲剧根源也与此有关。面对来访的人,他总是彬彬有礼,称呼对方为“陛下”、“爵士”、“尊贵的神”……这些从他嘴巴里跳跃出来的声音也许就是他内心的照应;忽然之间,他又会狂躁,暴怒,破口大骂,来访的人纷纷落荒而逃。这样一个疯子,当你把纸片塞到他手里的时候,他的笔就能源源流出最清澈、最纯净、最自然的文字,关于四季、花草、高山和积雪,让你回想童年和古乡这些美好的事物。

    “新的世界还在幽谷的外面,
    春天的晨曦明朗,
    高处闪耀着白日,黄昏的生命
    也赐予静观内在的意义。”

    根据与荷尔德林共处5年的魏布林格回忆,这些诗署的日期实在混乱不堪,部分诗歌落款为“斯卡达内利”,也许是冥冥中记起了“斯卡达娜”,莱茵河的源头所在地。1802年,荷尔德林徒步漫游曾经经过那里,仿佛领悟到自己的命运,窒息般地沉寂。到了现在,一切都遥不可及,猜测也变得苍白无力。只有诗人不可遏止的意念流动,仍感动着一小部分的人,犹具凉意。

    《塔楼之诗》由同济大学出版社于2004年出版,荷尔德林的诗作中德对照,读者那些纤尘不染的文字,兴许你会有强烈冲动去学习德文,毕竟翻译是不可信的,翻译只是另一种写作的艺术。颇有价值的是魏布林格的后记,占据全书一半的篇幅,但丝毫不觉得长篇累牍,文中详述荷尔德林在塔楼的生活点滴,希望借此引领读者走入诗人幽深的避世居所以及热情奔放的内心。


  • 胸腔常因残留的野心而嘶嘶作响,但身体力行还没有储备足够的能量。比如出游,无论内心如何想往,总少了些决心。苗炜在《让我去那花花世界》中像特意对我说:人们有种种理由选择去某地旅行,也有种种借口不去某地。人们有各种各样的旅游体验,而最差的一种是根本没有出发。人们总有种种琐事要做,但除了印证自己的存在,我不想干任何事情。

    今日复读李欣频的《十四堂人生创意课2》,书中提及“虚假死亡”,即是通过虚拟自己已经死亡来获得重生,抛弃陈旧的自己来进行重塑,方式之一就是去旅游,忘掉一切工作、烦恼、未来、思考,类似于瑜伽冥想的“放空”,唯此才得以涅槃。

    为了“印证自己的存在”,也为了“虚拟自己已经死亡来获得重生”,我开始了去法国的计划。感觉这个计划酝酿在心中几近成熟,只是还没有兑现。然而,当真正开始筹备的时候,却发现一切都还是空白。签证、机票、旅馆、行程,乃至书籍、电影、法语、妄想等一切功课都要从零开始。

    李欣频还在书中说了一种“心灵启迪法”,如果你一直朝着自己想要的方向想,你所希望的事情总会被你吸引过来。相反,如果你总是悲观地预想失败,那失败无疑会自动靠近你。比如你总想着自己要成为被伤害的人,于是你总是被伤害。所以,我现在要开始想着自己踏足法兰西土地的情景,想象在花园咖啡馆喝咖啡的清净,想象到先贤祠回忆伏尔泰的情景……自然而然,一切就都会实现。

  • 很强大的东坡肉 - [行走]

    2010-06-29


    上排:叫化童鸡、西湖龙井、鳝条
    下排:西湖莼菜汤、东坡肉、西湖醋鱼

    晚饭到西湖边上久负盛名的楼外楼吃饭,客人多得服务员要撕破嗓门大喊,壮观景象丝毫不亚于广州幸运楼,可惜杭州的服务员未脱吴侬软语的秀气,总喊不出那股凌驾于众声之上的声音,往往嗓门一大,就不像在招呼你了……

    楼外楼上菜速度飞快,快过的士司机的油门(杭州的士司机几天来给我留下深刻印象,远比深圳和广州的司机彪悍),最先上来的是花雕醉鸡,通常这凉菜都是小盘小碗上的,这里也不例外,S一见,尚未动筷,马上唤来服务员毫不犹豫加了一个叫化童鸡。

    叫化童鸡随即就上来了,还有笋炒丝瓜、鳝条、西湖醋鱼、莼菜汤、小笼包等等,等我们开始吃东坡肉的时候,S开始后悔点了了叫花童鸡,“眼阔肚窄”真是绝妙的形容。

    东坡肉附加一块馒头片,是很贴心的佐料,因为东坡肉实在……是太腻了,对于吃惯粤菜的我们来说,半块未下肚就已经胃酸翻涌。一小碗东坡肉干完,其他菜已经只有摆设的份了。直到埋单,那可怜的叫花童鸡还全身而退,只是换进了打包饭盒被我们继续供着。

    不得不提西湖的龙井,放在领导开大会用的白色茶杯里亦能显其优雅,待叶子泡软,舒展开来,水也变得清绿,与南山路的墨绿交相辉映,漂浮在清绿中的软化了的叶子,翩翩起舞,西湖如此美好,龙井才有了价值。就像黄山的毛尖、云南的普洱、太湖西山碧螺春。

    不擅吃的我,居然也为杭州的美食写下这些文字,看来杭州真的是个好地方。

  • 今天特别凉快,在广州算是少有的好天气,跟爸妈和小微早早吃晚饭,在校园里晃悠。晃荡来晃荡去,信步而走,心不在焉,脚走到哪儿全凭感觉,凉风掠过肌肤,内心会想念“月亮如水”这个词。我们走过灯火通明的图书馆,走过停满单车的一教,走过贴满招贴的布告板,忍不住在跟前指手画脚,那些租房的、学二外的、卖T恤的、拼车旅行的“狗皮膏药”像个八爪鱼,最爱那被撕得七零八落的布告板了,比当年去广东美术馆看双年展的装置艺术更逼真、更写实,颇有些行为艺术的味道。
    -------------------------------
    前几天,一位刚研究生毕业的老同学让我帮忙找工作,她因为忙着考博耽误了找工作的时间,电话里的声音很焦急,又很无奈。我研究生毕业工作都6年了,她才研究生毕业,我跟她不很熟,但我觉得她是个有故事的人,并且她在我仅有的记忆里,毅力非凡,很值得敬佩。据说她考大学考了不止一次,考研究生也考了不止一次,以至于我拿到她的简历,想先马上去看她的年龄——很抱歉,这个问题我一直想知道。她曾经立志要减肥,每天到操场跑11个圈,并且穿着不透汗的连身衣裤。也许有些事迹是大家海吹神侃时候的误传,但我还是愿意仰视她。

    我介绍了一个大学出版社的工作给她,她非常喜欢,总是催我打听什么时候能面试。我打电话一问,对方非常抱歉的语气就说明了问题,“她的条件非常好,我们一致认为她是非常优秀的人……”我在电话这一头一直等他说“但是”,好不容易等到了,“但是她已经到了适婚年龄,很快就会怀孕,到时候肯定要请长时间的假,所以很抱歉,可以让她不用考虑我们这边了,她真的非常优秀的……”

    虽然我知道,女人到了所谓的“适婚+怀孕”年龄是能够成为被拒的理由的,但第一次亲耳听说,还是觉得很可笑,我甚至都说“她其实现在还没有男朋友”,但话一出口,我就恶心了,对于这样一家单位,不管你怎么解释,你就是“适婚+怀孕”的年龄啊,你老了,要不你粉嫩粉嫩地出现,要不你人老珠黄再来,这就是现实。我挂了电话后,开始想着怎么给她回复。

    后来我给她一个电话,实在不想把这样的拒绝理由亲口告诉她。她回复说:我觉得这样很可笑,一切只是托辞而已,我男朋友都还没有。

    事情就结束了。这让我想起很久以前听说的一个理论。世上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冒出来第三性,那就是女博士,她们不属于男人,也不属于女人,究竟为什么,似乎没人去深究,只是茶余饭后让食客一笑而过的谈资。女人读博士,其实在贬值,因为女人青春有限,而社会对这种青春是愿意支付成本的,有限的青春应该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当中去,也就是说本科毕业女人该马上找工作了,凭脸蛋也好,凭身材也好,凭能力也好,反正更容易找到好工作,并且在工作岗位上充分发挥青春的资本,让自己不断“升值”。如果读了研究生甚至更可怕地读了博士,青春这种资本就浪费在了学校里,它的效益没有体现出来,就这样白白浪费了……

    不得不说,这是“赤裸裸的真理”(钱钟书语),我找不到什么理由反驳它。其实,我这个同学年纪也不很大,简历上的她笑颜如花。

  • 笑的虚实 - [影志]

    2010-04-08

    我跟Audrey在这个春雨淅沥的下班后跑去看电影,实属不正常行为。我说,不如看《美丽密令》,Audrey二话不说先跑去买了票,我知道她就是想坐在电影院,对于看什么并不太在意。媒体说这是一出适合下班后轻松看的电影。刚开始很怕是一出闹剧。其实也算是了。剧情不值一谈,就谈谈人物。

    每个戏中人物都咋咋呼呼,但灵魂人物只有一位,就是我顶礼膜拜的吴君如,如果这电影没这位“笑傲江湖”的大姐大,绝对沦为次品。尽管某些场面,吴大姐的表演略显夸张,但并不让人恶心。阿SA完全是在吴大姐的带领下跳起来的森巴舞,如果没有人带,她自己连腰都扭不起来。

    比较惊人的是“陈志云”的角色,甫一出场立即笑翻全场。我不知道那个演员的确切名字,但我一见他就知道是影射“陈志云”,油亮的头发触电似地根根竖起,并且有秩序地摆向一边,戴个细边框眼睛,举手投足娘味十足,说起话来嘴巴张得极大,每个腔调都阴气阵阵,显然这个夸张地表现手法让观众很痛快。

    很不愿意说,最恶心的是谢娜,其实我挺喜欢谢娜的,自从看过《背后的故事》何炅采访谢娜那一期,我就很喜欢这个率真的女孩,毫不矫情,敢爱敢恨。可惜在《美丽密令》里她的角色不讨好,跟张达明一样演个疯疯癫癫的配角,过度地表演加上是粤语配音,显得非常别扭。我坐在黑暗处总想,让刘烨和张杰看到估计她脸上会挂不住把。

    评价一部无厘头港片,我习惯了用笑的虚实来判断好坏。有些电影,过程中有笑,但笑过之后很疲惫,很空虚,脑子里记不住任何内容,甚至NG镜头都不想多看一秒钟,这就是烂片,谓之“笑的虚”,如《越光宝盒》、《花田喜事》;有些电影,过程中有笑,但那种笑很实在,有爆发力,有幽默的智慧,灯亮以后也许还会有些许留恋,还想再笑一笑,这就算是好片,谓之“笑的实”,如《美丽密令》、《七十二家租客》——这个标准其实已经很低了。周星驰那般无厘头得来还千百次看不厌的境界,似乎很难再现。内地火起来的《疯狂的石头》、《疯狂的赛车》,又是另一种风格,能不能说更高级一些呢,因为总有些情节需要去想一想才能继续,想的时候感受到了导演胡扯的功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