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2.5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 今天特别凉快,在广州算是少有的好天气,跟爸妈和小微早早吃晚饭,在校园里晃悠。晃荡来晃荡去,信步而走,心不在焉,脚走到哪儿全凭感觉,凉风掠过肌肤,内心会想念“月亮如水”这个词。我们走过灯火通明的图书馆,走过停满单车的一教,走过贴满招贴的布告板,忍不住在跟前指手画脚,那些租房的、学二外的、卖T恤的、拼车旅行的“狗皮膏药”像个八爪鱼,最爱那被撕得七零八落的布告板了,比当年去广东美术馆看双年展的装置艺术更逼真、更写实,颇有些行为艺术的味道。
    -------------------------------
    前几天,一位刚研究生毕业的老同学让我帮忙找工作,她因为忙着考博耽误了找工作的时间,电话里的声音很焦急,又很无奈。我研究生毕业工作都6年了,她才研究生毕业,我跟她不很熟,但我觉得她是个有故事的人,并且她在我仅有的记忆里,毅力非凡,很值得敬佩。据说她考大学考了不止一次,考研究生也考了不止一次,以至于我拿到她的简历,想先马上去看她的年龄——很抱歉,这个问题我一直想知道。她曾经立志要减肥,每天到操场跑11个圈,并且穿着不透汗的连身衣裤。也许有些事迹是大家海吹神侃时候的误传,但我还是愿意仰视她。

    我介绍了一个大学出版社的工作给她,她非常喜欢,总是催我打听什么时候能面试。我打电话一问,对方非常抱歉的语气就说明了问题,“她的条件非常好,我们一致认为她是非常优秀的人……”我在电话这一头一直等他说“但是”,好不容易等到了,“但是她已经到了适婚年龄,很快就会怀孕,到时候肯定要请长时间的假,所以很抱歉,可以让她不用考虑我们这边了,她真的非常优秀的……”

    虽然我知道,女人到了所谓的“适婚+怀孕”年龄是能够成为被拒的理由的,但第一次亲耳听说,还是觉得很可笑,我甚至都说“她其实现在还没有男朋友”,但话一出口,我就恶心了,对于这样一家单位,不管你怎么解释,你就是“适婚+怀孕”的年龄啊,你老了,要不你粉嫩粉嫩地出现,要不你人老珠黄再来,这就是现实。我挂了电话后,开始想着怎么给她回复。

    后来我给她一个电话,实在不想把这样的拒绝理由亲口告诉她。她回复说:我觉得这样很可笑,一切只是托辞而已,我男朋友都还没有。

    事情就结束了。这让我想起很久以前听说的一个理论。世上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冒出来第三性,那就是女博士,她们不属于男人,也不属于女人,究竟为什么,似乎没人去深究,只是茶余饭后让食客一笑而过的谈资。女人读博士,其实在贬值,因为女人青春有限,而社会对这种青春是愿意支付成本的,有限的青春应该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当中去,也就是说本科毕业女人该马上找工作了,凭脸蛋也好,凭身材也好,凭能力也好,反正更容易找到好工作,并且在工作岗位上充分发挥青春的资本,让自己不断“升值”。如果读了研究生甚至更可怕地读了博士,青春这种资本就浪费在了学校里,它的效益没有体现出来,就这样白白浪费了……

    不得不说,这是“赤裸裸的真理”(钱钟书语),我找不到什么理由反驳它。其实,我这个同学年纪也不很大,简历上的她笑颜如花。

  • 作别 - [私想]

    2010-01-03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和你们就是如此,虽然我满身尘土和疲惫,但被你们叫去倒数2010年的时候,我还是很雀跃。不想再被工作操纵,不想再乏味地轮回,如果是崭新的2010,我愿用双臂去拥抱,去许愿。

    我们在沙面星巴克坐着,谈了什么早已忘记,唯有记忆中的笑意盈盈,我们跑到江边吹凉风,不远处有MC疯狂地叫喊,临近零点,路人陆续往人声鼎沸处靠拢,倒数声在碎步中响起,每数一声,心里沸腾一下,好久没有这样的时刻,在靠近三十的年纪,近乎“低幼”,我们就为自己的“低幼”欢呼,在细雨中拥抱。原本还是三个脑袋,现在多了一个,欢呼的同时顺祝小微幸福的婚姻。

    曾经听一法师辨经,关于放下和放弃,这世界让人放下很难,放弃更不容易。所谓放下,是我还会回来。所谓放弃,则是和过去彻底告别。这个世界,更多人对感情对生活对事业只是放下,难有真正的割舍。所谓舍得,也是在舍的时候更强调得。放弃与放下,便是在患得患失间,左右为难。

    希望我的2010,不会重复西西弗斯的寓言,充满日复一日的攀登和滑落。起码每一步向前,都能抛却负重的巨石,明白心何以安,何以往,何以做伴。

  • 跟着潘总到长隆酒店参加法领馆主办的国际纪录片大会,冲着法国和纪录片,我就已经屁颠屁颠的了,还在开会也断然离席。本来7点半开始的酒会,我们一直等到8点多才开始。再次瞪大眼睛看看邀请函,明明就是写着7点半啊,疯女人耳语一句:“让你见识一下法国人的不守时,哈哈。”果然如此吗?不少外国友人三两成群地在聊天,好像不是很在意时间已经过去许多。这让我和疯女人很郁闷,我比她更甚,起码她能听得懂几分法语,我只能站立装优雅。

    好不容易熬到开幕,众领导讲话,本以为可以开餐了,可怜我们饿着肚子赶路,都8点多了肚子早瘪了。熟料主持人宣布大家观摩一位法国导演拍的纪录片《三峡的变迁》,以此作为启动片子。众人似乎有些骚动,但也无奈,在这等高雅场合只能扮矜持和守秩序。

    也不知是不是肚子饿影响了审美(以此可见,物质还是先于精神的,没有面包就没有爱情,等等),可恨这部《三峡的变迁》超级无聊。许多长镜头堆砌在一起,都是空镜,我屏息凝神,希望能从灰蒙蒙的镜头中看出些端倪,可大脑一片茫然,肚子越发空虚。好不容易熬过了30分钟,片子终于结束。终于可以用餐,真想欢呼!疯女人又耳语一句:“法国人都是很晚吃晚饭的,你不知道吗?”我心里真纳闷,在这些海龟旁边像个下里巴人一样啊。

    扭头一看,自助餐的队伍一直排到门口,左右两边都在往中间走,走到中间就解散了,使得排左边队伍的人走不到右边,同理,排右边队伍的人看不到左边。真是佩服文明人守秩序的耐力。偶尔挤到中间看了看,没有好吃的,一些香肠和牛肉串算是最诱人的了,很快就一扫而空,其他就是一些点心。那头,潘总已经不顾姿态去挤了,我也终于悟出些道理,不挤不成器,可惜挤了也没好吃的……

    所幸在大会上认识了一些好朋友,包括在巴黎待了七年学化妆的武汉Fanny,在波尔多待过的南都文化副刊记者WJ,这是一个把《政治科学要义》随时放书包里的“文青”,他跟疯女人认了许久的亲,俩人才记得起在哪里见过,碰巧他在南都又是我大学同学的手下,所以世界很奇妙,角落里都有无法预知的缘分,像小草一样在萌芽呢。

    相约圣诞再见,希望真能如愿吧。

  • 因为有阳光 - [私想]

    2009-10-19

    走在校园里,偶尔发现这样一个角落,因为阳光倾洒而特别有情致,立即拍下这稍纵即逝的好心情。

  • 过去 现在 未来 - [私想]

    2009-10-13

    未来说:请细说从头。
    过去说:乐意之极。
    现在说:不知道未来,不想提过去。

    如果放在一段三个人的恋爱故事里,可以这样理解这三句话,现在是个男士,过去是他的女朋友,未来是与他关系暧昧有待进一步发展的女性朋友,未来也同样享受着与现在的这种暧昧关系。

    有一天,未来巧遇过去,成为好朋友,未来希望过去讲她跟现在的故事给她听,过去很乐意,娓娓道来。现在发现了,他不想让未来从过去的口中了解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希望未来亲自去认识、去了解。于是他千方百计阻止未来见过去。未来也发现了现在知道她与过去的好朋友关系,主动提出不再联系过去。

    在现在和未来相视而笑的瞬间,未来心里很甜,因为她知道,现在说的未来就是她。

    以上的故事从《毕打自己人》中看到,非常喜欢,虽然直接表述显得很糊涂,但当你理解了其中的关系,你也会喜欢上这个故事的。

  • 眼浅 - [私想]

    2009-10-08

    晚上去参加朋友婚礼,新郎官是我高中时很好的朋友,他即兴讲的一番话让我好感动,我觉得眼眶渐渐盈满泪水,旁人也许察觉了,其实有些丢脸,我经常会被感动,现在想来,我几乎参加每一场婚宴都有想流泪的冲动。每当这个时候,我才觉得自己还很“保值”,没有经社会淘洗后发生贬损,我还是喜欢这样的自己。祝福Alex。

  • 生活还在继续 - [私想]

    2009-09-29

    昨天把月饼送去给小美的妈妈,下班之后天就开始黑了,稀稀拉拉的雨下得让人心烦。到小美家的时候已经7点了,阿姨穿得凉薄,明显瘦了,将近90岁的婆婆一直在里屋。叔叔意外离世到现在4个月了,估计她们还是无法释怀。

    小美前段时间MSN上说,她妈妈和亲戚都梦见她爸回家来,说很饿,没东西吃。梦醒的时候,家人就开始着急。小美和她妈妈、婆婆都是信天主教,她爸信佛,她爸去世后,她们却在天主教圣山墓地安置了骨灰,那里不许烧纸烧香,现在想来,这样让逝者很孤单,不知是不是因为这个,她爸会报梦说饿。小美上网查很多资料,说只有坏人才会做饿鬼,但她爸是那么好的人,为什么也会变成饿鬼。

    为了帮她解开心结,我又问了信佛的朋友。朋友回复的短信很长,我只记得那一句,人类吃家禽,吃各种生命,在这些生命看来,人类万恶不赦,所以好人坏人不可只凭世俗之念。

    这次到小美家,第一件事去看了叔叔。照片被挂在墙壁高高的地方,叔叔笑脸如花,一如旧日精神爽朗,“嘿!你来啦!”响亮的嗓门似乎还在向我打招呼。阿姨在照片前摆了装有泥土的白色花盆,因为怕被婆婆见到不喜欢,平日都躲着点香。自从那个梦之后,阿姨就决定再也不管宗教的排斥和别人的非议,一定要点上香,心里才踏实。我说:点吧,尊重叔叔的信仰,还是应该烧点东西。其实这话也没有什么根据,但我希望阿姨心安。

    阿姨推荐看孙皓辉的《大秦帝国》,说是故事非常非常好看,文字非常非常优美,她靠这个排解了很多苦闷。我也觉得很高兴,她能有心思想点别的。《大秦帝国》六部十一卷,据阿姨说,因为作者写史立场敏感,这书没做多少宣传。我感觉也是,不然为什么老逛书店没有印象呢。于是决定买一套来看看,顺便也送一套给阿姨,她现在看的还是借别人家的。

    我们打开“金九月饼”的瞬间,都惊呼,这月饼太专业了,它就是整整一块大圆饼,没有分开的,怪不得我拿得那么重。慢慢的一盒子,泛起油光,厚实的内里,让人很有“社会富足真美好”的感叹。还好,婆婆喜欢吃五仁月饼,开始还会担心太硬,她老人家咬不动。

    在小美家待了十五分钟,跟阿姨聊聊家常,觉得不够,无奈回家晚了不方便。在地铁站挑了几束假花,准备放假的时候拿到新家去。也许很多人不喜欢假花,我却觉得挺好的,不会谢不用换水,又好看,对于我们都不着家的人最合适啦。

  • 饭否消失的这段时间,我不时会有灵机一动的时刻想发短信或通过QQ传到饭否,可惜都无法实现了。9月初在大学城搞活动,作家萧东楼跟新生讲人生规划,他说做人有三个阶段,要先做让人接受的人,继而做让人喜欢的人,最后做让人离不开的人。饭否此刻在我心里,已经是“离不开”了,突然觉得“离不开”是一门艺术,要做到让人离不开,还真的不容易。

    手机彩信杂志试运行一段时间了,我一直在思考,我们的特色在哪里?凭什么让用户订阅你的彩信杂志?如何做到让用户“离不开”?这个过程势必曲折,但充满智慧和惊喜,希望我今早能参透。

    今晚的“毕打自己人”里有句话:其实很多事情的对与错,都在于timing(时间点)是否恰当。脑子里隐约想到点什么,深感万事皆有关联,很奇妙的小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