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2.5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 庭院深深深几许 - [艺文]

    2009-09-28

    红色铁门锈迹斑斑,大门紧锁
    只见得院内枝头春意闹
    无需理会旁人,乐得自在

  • 饭否消失的这段时间,我不时会有灵机一动的时刻想发短信或通过QQ传到饭否,可惜都无法实现了。9月初在大学城搞活动,作家萧东楼跟新生讲人生规划,他说做人有三个阶段,要先做让人接受的人,继而做让人喜欢的人,最后做让人离不开的人。饭否此刻在我心里,已经是“离不开”了,突然觉得“离不开”是一门艺术,要做到让人离不开,还真的不容易。

    手机彩信杂志试运行一段时间了,我一直在思考,我们的特色在哪里?凭什么让用户订阅你的彩信杂志?如何做到让用户“离不开”?这个过程势必曲折,但充满智慧和惊喜,希望我今早能参透。

    今晚的“毕打自己人”里有句话:其实很多事情的对与错,都在于timing(时间点)是否恰当。脑子里隐约想到点什么,深感万事皆有关联,很奇妙的小火花。

  • 一根蜡烛 - [私想]

    2009-09-15

    一根纤细的蜡烛插在bread talk的蛋糕中央,高高挺立,桀骜不驯的样子,隔离突然冒一句“哎呀,这是曹M最后一个2字头的生日啦”,众人唏嘘不已,再看看那根蜡烛,越显得孤高自傲,它晓得我们这些将迈入30的女人不会再愿意多插一根蜡烛了。年龄的数字是符号,但终究跳跃着提醒我们,年华老去,华丽的长袍已长满虱子,而我们自己究竟有没有长大,心智是否足够成熟……

  • 从零起步 - [数位]

    2009-07-22

    工作角色的转变让我一下子无所适从。原来感觉自己都懂,得心应手,现在似乎什么都不懂,从零起步。什么都不懂特别让人焦虑,不懂就无法专业,我最不喜欢不专业了。然而,我不能大声宣布,我没做过PR,没做过媒介,没做过市场,我不专业,我没经验。工作岗位无贵贱,工作任务也不能挑三拣四嘛。

    换个角度想,这也说明挑战在当前,进步也不远了。之前得心应手是因为都在做懂得的东西,这样做下去要有大跨越也是难的,现在就不同了,卯足了劲去冲,晃着个光秃秃的脑袋去撞,说不定能创出些名堂,积累些新的经验,看到新的自己。始终还是那句话:只有不想做,没有做不到。

    今天Apple说她被借调到教育局了,办公地方离我更近了,以后要多点出来碰头。真替她高兴,离开原来窒息的氛围到外单位透透气,虽是借调,也是一个机会,说不定就长驻了呢。她说真正体会到什么是工会,工会可真好啊。我对她说,我也是才知道工会来着,有工会的确温暖啊……

  • 这一个月 - [私想]

    2009-07-04

    累趴下了。腰又疼了。胃病又犯了。痘痘冒出来了。精神恍惚了。
    依然拼老命。

  • 尚能飯否 - [数位]

    2009-06-04

    有誰告訴我,飯否的名字怎么來的?某一天突然驚覺,博客已經融入我的生活甚至頭腦中,在博客上書寫書寫已經像周遭的空氣一樣必不可少。最初接觸飯否,對這種被冠以“微博客”頭銜的另類表達頗不以為然。因為我本不是寫短小文字的性格。但現在,飯否跟大巴一樣重要了,我都離不開。

    有時在上班的路上,碰到了每天都能見到的一些人。背著書包的殘障女孩,腦袋和五官全不自覺地歪著,但她還是每朝這樣走,像是去上學或者上班;天橋上有乞討的老太太和老大爺,但最近沒有看到了,他們的頭髮都白了,似乎有眼疾,從來都是低著頭,不知他們怎樣了;快到公司的時候,就會見到50歲上下的一個中年男人,他的背非常陀,就像背上頂著一口缸,端得可平了,我們每次都擦肩而過,我儘量避免用心看他,以免讓他覺得被歧視,而對我,他大概從來就認不清吧,因為要他抬起頭,也需要很大的力量……他們都是熟悉的陌生人。

    所有這些,我都及時用手機發到飯否了。沒有飯否,也許我會每日遺忘。及時,是飯否最大的功用。你也可以通過QQ和MSN發送文字。140字的篇幅,不失為文字的環保——談不上吝嗇筆墨,也應言簡意賅。很多朋友說,他們把飯否當筆記,我覺得這樣很好,隨時隨地地記,隨時隨地分享。如果記在本子上,似乎很難持續。的確是獨樂不如眾樂。

    感嘆現在的互聯網時代如此發達,只要你想得出的,上網google一下,就已經存在了。像飯否、博客都是互聯網2.0的產物,生產者亦是消費者,共享亦是共贏,普羅大眾因此被提升到絕對的尊位,贏得網民,就贏得世界。

    最近還想,希望有個閱讀器,放入上千本PDF,愛啥時候看就啥時候看,同時也希望買個上網本。能否有兩者功能合一又可以是掌上終端的呢?如果上網本能做成折叠式的,看書的時候折叠起來,就像閱讀器一般,豈不完美。幾年前,節目組里曾經有過一臺商家贊助的筆記本電腦,就是能折叠的,當時沒想到它的好處,現在倒懷念起來了。

  • 顛覆 - [私想]

    2009-05-31

    去長隆主題酒店兩天,心就疲軟了,意志就渙散了。夜晚去看大馬戲,就像那晚的礦泉水,無色無味,不值一談。突然之間,似乎所有一切都喪失價值,失卻方向。

    在酒店的那個晚上,躲在被窩裡看HBO的one missed call。我媽現在經常說,你小的時候我就是沒有給你戴個玉啊石啊什麽的,定驚啊!搞到你現在膽小如鼠!這個都不能怪我啊。膽子可是練不來的。我極少看恐怖片,看了幾天睡不著。one missed call,其實劇情很簡單,但我真的受不了。我把聲音關到最小,把被子枕頭都擋在面前,加上一個巴掌,從指縫里看……還是難以平靜,夜裡上個廁所都膽戰心驚的。後來上網搜索,影友們都說這戲無色無味,不值一談。我越發地毛骨悚然。

    今天第一天上班,眼皮打架,怎么也集中不了精神。有時候很迷茫,我的工作是什麽性質?我都做了些什麽?我應該做什麽?朋友在QQ上傳來一句:追求快樂和成就感都不要企圖通過工作……

    爸爸的影展文案終於弄完了,還有前言整理一下就over了,放下一個事情會莫名的輕鬆,但忽然間又會感覺虛無,這個道理告訴大家,在一件事情行將終了的時候,你就要思考一下之後該干什麽。我現在該幹些什麽呢?繼續找兼職做做?寫小說?學英文?學法文?還是就一個勁地讀書、看碟?尼采說,即使追求虛無,也不能沒有追求。我倒是想說,追求越多,死得越快。

  • 眼淺 - [私想]

    2009-05-25

    上周四回學校去了,聞到了久違的青草的味道,特別舒心。這次回來是要跟大三的師弟師妹們做經驗交流,我把我畢業以後的種種經歷好好地回憶了一遍,覺得還是蠻多故事的。不管是難過的,鬱悶的,抱怨的,陰鬱的,我都感恩。沒有任何一步,我都不會走到今天。

    交流主題是“干一行愛一行的無奈與精彩”。我說,這個主題四個字就可以說完,那就是“一聲嘆息”。站在講臺上,我說得很認真,我特認真地回顧了自己的過往,也算是一個總結。我說到實習的時候簡直拿命去賭,每天都熬著看資料寫稿子到凌晨3點,自己給自己巨大的壓力,還對著製片人發過脾氣,大哭一場。實習結束的時候,小莉姐說“你愿不愿意留下來跟我們并肩作戰”……說到這裡,我哭了!我竟然對著臺下百來號師弟師妹們哭了。那個丟人啊,至今都不敢回想。

    我知道,我總繞不過那個細節,每每談到,我眼眶都要濕潤。眼淺,也不僅僅為著這個細節,還有很多很多人和事。

    事後,我給以前的同事發短信,告訴他們丟人的舉動。他們都非常憐惜地說,你就這樣啊,你是真性情的人嘛!我感謝他們,經常想他們,很愛他們。我就是這樣子的唄,愛哭,愛笑,喜怒形於色,悲喜現於形。管它呢!理解萬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