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2.5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 如果·爱 - [影志]

    2007-09-12

    如果不是那么爱张爱玲,我不会喜欢如果·爱,因为我本对舞台剧没什么兴趣,如果·爱有很浓重的舞台感觉和效果,每一小片断都如同我们做电视所说的罐头,可以切割开来,再随意拼贴,穿插重叠,险些时空交错。

    孙纳从一个夜总会舞女变成超级大明星,经历了三个男人,一个是未成名前的香港穷学生老东,一个是后来捧红她的导演聂文,一个是后来做了副导演的老东的同学。流连于这些男人当中,孙纳一心为了出名,不仅要出名,还要将过去抹掉,不要回忆,出名是人生的起点。

    有意思的是,这些人却又出现在有着相近剧情的戏中,戏里戏外,说不清道不明,陈可辛会时常穿插过去的镜头,好像在提醒孙纳,每个人都无法丢掉过去的,除非失忆。光阴更迭的过程,也是孙纳苦苦面对爱情的过程,谁是她曾经爱过的人?那种爱,是不是爱?

    我热衷于研究电影里的怀旧气息,他们住的酒店很有风情,让我想起张爱玲笔下的旧上海弄堂,还有暧昧的旅馆,墙壁的颜色是浓艳的瓦青,扮演着记录房客故事的角色,桌椅都是古色古香,仿佛使用他们的每一个人都风华绝代。真的,电影所有的镜头都像明信片般刻骨铭心,会嵌进你脑子里挥之不去。

    我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观察过周迅和金城武,苏州河绝不是如果·爱这样的镜头表现,特写,再特写,加上色彩的动人,我经常有把画面静止的冲动。从这出戏,我对这两位演员刮目相看。相比之下,张学友要苍老许多,他的成熟变成了有点多余,甚至惹人心烦的花椒籽。

    因为爱张爱玲,所以一直在期待李安的《色·戒》。对于汗牛充栋的研究作品,张爱玲更适合用别的艺术形式去解释,用现代词汇说,这是cross over。

  • 落差 - [私想]

    2007-09-10

    机动游戏的落差,只喜欢那几秒的刺激,最近越发感到的落差,是心理上的。

    每次从广州回到深圳,甚至直接回到机房加班,巨大的无底洞就在心里越挖越深,我睁着眼睛就滚下去了。周遭漆黑一片,空气潮湿和庸俗。

    心理落差的一端是幸福,由爸爸妈妈、亲爱的和各种面孔的朋友堆积起来的特写镜头;另一端是妥协和深渊,用不着挣扎,也能生存,只不过行尸走肉般,煎熬,零落。

    君说,你就当出差。

    我看也只能这样了。 尝试用一种与这个城市脱节的游荡心情来承受一切的落差。

  • 饺子其实是只猫 - [私想]

    2007-09-07

    隔离和我

    我发短信问隔离:沙面是地铁D出口,然后向左还是右?
    她回短信说:右
    于是,我走向左,边走边发短信说:明明是左!
    她咋咋呼呼地打电话来:是左啊!难道我写了右吗?……

    我亲切地叫她隔离,因为我们高一那年是同桌,同桌在广州话就是隔离。她的花店开在沙面,从一个小小的旮旯地儿开到沙面北街的临街两层铺面,租金一下子贵了许多。自从她离开电信,自己出来开花店,我就更加崇拜她!

    我买了维他奶沿着沙面北街走,心情格外平静,沙面是适合散步的地方,在这里住着的广州人也很自在,生活没有烦忧,我珍惜在这里走的每一步。路上看到一个外国女孩东张西望的样子,本想走过去帮她,恰好一个男生走过,开始用英文问她需要什么帮助,女孩很感激地笑了,我看着他们,心里特别塌实,喜欢广州就是从生活的许多细节开始,说不出的味儿。

    突然一抬头,就看到Ministyle·靡靡时代,就是隔离的花店啦~门面可是大了很多呢,到处是花,还有用花装扮的拱门、柱子。隔离还在忙,没有时间招呼我,我四下转转,幻想着自己系着围裙插花的样子。饺子在我们脚边钻来钻去,发出狗一样奇怪的声音。但是,它其实是一只肥猫啊~

    不时,有个路人进来问有没有什么花,隔离随意地应付着,她说曾经有个很帅的帅哥来买花,还来了两次哦,我说,他买花给女朋友?隔离怏怏的表情说,是啊……他问女朋友刚病好,应该送什么花……

    每个开花店的女孩,都憧憬着这样的故事,无法置身其中,就成全别人。

    隔离说每个来她店里的人,都有三个疑问。

    一个老伯伯来,说靡靡时代啊,这个名字好啊,旁边的年轻人说,是读feifei时代吧,老伯伯说,对哦,是feifei时代;两个年轻人来,女的对男的说,你说这是真花还是假花?男的说,假的吧?但又像真的哦~女的说,你看你看,这有水的,是真的!男的说,真的哦;两个穿校服的女生来,A说,你说这是猫还是狗啊?B说,猫吧?A说,不对,它像狗!B说,真的耶,应该是狗!这时候,隔离跟她们说,这是猫,叫饺子。两个女生吃惊地说:不是狗吗?怎么会有那么丑的猫!

    这是隔离总结的,那些来她店里的人最多的三个疑问。最后一个对饺子的伤害极大,它深感自卑。

    下午我们去了天河南一路买当伴娘穿的小礼服。然后跟隔离其中一个男朋友吃饭。她的感情经历很特殊,有两个男朋友,一个拍拖7年,一个4年。这是奇迹!晚上吃饭的这个是4年的,这个后来报到者知道他的竞争对手,7年那个就不知道他知不知道。

    两个男朋友完全不同,一个现实,一个超现实。一个时刻提醒隔离生存的必要生活的不易,一个引导她追求梦想,让不可能变成可能。隔离在这边不能得到的她在那边寻找。两个并不富有的男人都在为事业打基础,谁能最先提出结婚?隔离说,她也许就嫁给谁。

    我们在正佳广场的尚苑吃饭,这就是超现实的。他说,他准备做电视台,把我吓得一愣一愣,他问我电视台需要什么,他想先从网站开始,自己做节目,先放到网上。我说,那如何运营呢?广告呢?投资方呢?宣传呢?他说我自己投资,就让时间来检验好了,2年不能回本就3年5年7年啊,等到那个时候还是不能赚,那就表示这个IDEA不行,这个人失败了。

    但对于我来说,有多少年可以消耗呢?我是个怀着超现实念头却始终活在现实的人。隔离悄悄说,其实,我也觉得他的想法很不可行,但又想想,多少人的成功一开始都是从不切实际的想法开始的?他这么想,我只能支持他。

    今年12月,隔离要做伴娘,第三次了,最后一次了。再下次能否自己做新娘?到时候,她害怕没有人可以做她的伴娘。因为大家都成家了。我一直在想,到最后,两个男人谁是胜利者?连我也觉得他们已经不可或缺,失去任何一方,隔离的生活都要重新平衡。明知道往下走,不管哪个方向,都是要受伤,现在的问题只剩下,什么时候,大家已经准备好受伤?

  • 一年有一个梦想 - [私想]

    2007-08-22

    练瑜伽的地方竟然不开空调,汗涔涔的女人挤满了一屋,上一堂是健身操,留下旷日持久的气味四处散溢,刚进去那会,我和枫女人险些窒息。

    瑜伽需要深呼深吸,这是个基本常识,然而在这屋子里,我做不到~因为汗臭味实在太重,我的天!最为悲惨的是,一个小时过后,我似乎觉得好些了,一出门,才顿时感觉自己从浑浊走向澄澈,新鲜空气带来的快感实在无可名状。

    吃饭的时候,我跟枫女人说起Jolin,说我们住一块发生的种种趣事儿。枫女人咯咯咯笑不停,然后问我,你有演过戏吗?——有时候我不是觉得你说的有多好笑,但觉得你的表情好有趣,你没发现吗,你很会演,你复述别人的话,都是学着那人的表情说的,哈哈!

    这是个多伟大的发现!我自己从来没觉得呢,这个习惯应该是遗传自妈妈,她老人家说话也是惟妙惟肖,很招人听的。好久没有这么开心,我能不能演,也要看心情和状态的。

    今天觉得枫女人的人生计划从未如此让人羡慕过。她从大学开始,每年都为自己设定一个目标,完成一件事情。于是,大学的时候,她去了法国,写了小说,拍了短篇,当了女主角。她细细数来,忍不住呜哇大叫,今年怎么什么都做不到,现在已经8月了!本来想为小说找出版社,却一直没有着落。

    其实我真羡慕她,每年完成一件事,人生就会有累积,渐渐丰富,想起每年我只会给自己定下要健身啊要读书啊要念英文啊这些硬指标,到头来一件都完不成,还不如设计一种梦想,踏踏实实地将它变成现实,这样很浪漫!

    今年开始吧?嗯,做点什么好呢,要不从爸爸的摄影集开始吧,他精心挑选的照片请我给他题注,我就拖泥带水,从现在开始,为伸手可及的梦想争取空间,努力!

  • 大S的美容大王 - [读创]

    2007-08-10

    看过不少明星写的美容书,要不就是很正统的分为基础护理、特殊护理、彩妆的部分,然后逐一介绍,配上自己的靓照种种,要不就是直接列表,什么卡路里计算、肥胖指标计算、脂肪计算等等,很无趣。但我极力推荐大S的美容大王,看起来很随意,关键是看的过程中,能有surprise噢,比如你能碰到平常自己碰到的美容困扰,或者你目前正在想改善的部分,在这里都能找到。大S写的就是经验之谈,呵呵,有时候也蛮搞笑的!准备多看几遍,把笔记做做!美容大王是这样炼成的~

     

  • women's image for men - [私想]

    2007-07-19

     

  • 薇颖驰林小聚 - [私想]

    2007-07-08

    想不到37度2如此爆满,晚来一步都没有位了。这个小店店从前蜗居在学校外围社区一个小旮旯,喧闹的街头巷尾毫不费力将它淹没,它卖在外面不容易找到的碟,卖艺术类的书,曾经是学生时代的我们特别迷恋的地方,对了!那儿还是我第一次吃到提拉米苏的地方,方才知道点心能这么好吃,尤其在37度2那样的环境。

    现在的37度2,早已闻名校内外,许多外校学生也会慕名前来,店店也早已挪位至更宽敞地段更好,价钱当然也更贵的地方,所幸还是在下渡,因为总觉得37度2是属于中大的,所以当shichy跟我说天河也开了一家的时候,我觉得很遥远,也没什么兴趣。

    薇颖驰林陆续来到,我和晓薇热烈探讨要如何开一家店与37度2抗衡,因为在中大附近,这样的店实在太少了,根本就只有37度2嘛,发展空间绝对有的,而且我们开,一定会更有内涵和故事,兴致勃勃聊了一轮,发现启动资金无法兑现,颇为失落,于是决定把这个梦想放在心里,有朝一日……有朝一日……我们相视,狠狠点头。

    之后的很多话题,我们都在说怎么赚钱啊,这个市场大的很,要怎么捞钱呢!zc经历了工作室的磨练,这个需求比我们任何人都强烈,我也相信凭他的头脑,将来会赚到不少的。比较惊喜的是,他对phx的美好描绘似乎渐渐褪色了(天晓得我竟然用了惊喜一词),也许是我这个围墙内的人跟他哭诉太多,不过我有什么错嘛,应该让世界更透明啊,这些都是事实啊。说到最后,我问他,如果有机会你还回来吗?他声声不迭地说,不回了不回了。

    那个曾经躲在标本盒里易碎的phx梦想彻底破裂了。

    颖颖还在找工作,没有方向感颇像此刻的我。我们似乎都倾向于找份清闲稳定收入不错的工作(有些痴人说梦),然后我们去干我们自己的,但这样谈何容易。看过他的website,那些片片会把你带到天堂那样的地方,诗一样的画面,薄雾迷蒙,实焦的猫头鹰,虚焦的草地,实焦的房子,虚焦的湖,从此诺丁汉大学在我脑子里有了很良好的印象。我们说话的时候,颖颖总是莫不吭声,不时很酷地笑笑,他永远就是默不做声的人,没有见过他急匆匆走路的样子,可能足够平静,皮肤永远那么好,羡煞旁人。

    亲爱的薇薇还是那样快乐,我说,你看你多快乐,你是我们当中最快乐的人了,她说,我也有老大一堆烦心事儿呢,但她说这话的时候,我感觉她也是快乐的,而且那种快乐可以感染到我们。就算被颖驰嗤笑高露洁的办公环境如何如何恶劣,没有窗户不见天日,如何把笑容传遍全世界嘛,她还是呵呵呵的,说着她们公司来了的帅哥和一直渴望爱情的临时工。

    整个过程属晓薇最忙,电话里一副女boss的口吻,告诉别人PPT这一页改什么内容那一页改什么内容。我和zc感叹,我们对PPT都特别烦心,外企一天到晚就是PPT,朋友的mail全是PPT,而且都是他们公司统一模板的PPT,一点美感都没有。我们的确就是做传媒的人呐。脑子里会想镜头要怎么好看,不是PPT要怎么做。

    后来我们在北门的几米咖啡待到11点,北门广到处是跳群舞的人,还有卖饮料或者烧烤的小贩,还有卖风筝的老头儿,江边还有租双人单车的大婶阿叔……学校真好,所有这些都已经离我们远去,不过又都在我们心里,所有这些都是属于我们的。



  •     无论将在未来到达哪里,小莉组都是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所在。

        不知道以后还能否遇到这样活力四射、个性十足、年轻、合作出众的团队?或许作为职场的新生代,我们都不够精明。但是作为编导,我们是最优秀的。

        很不希望散伙,很不希望彼此不能够再日日一起厮混。

        失去任何一个人,小莉组都将不再完整了,对我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