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2.5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 胸腔常因残留的野心而嘶嘶作响,但身体力行还没有储备足够的能量。比如出游,无论内心如何想往,总少了些决心。苗炜在《让我去那花花世界》中像特意对我说:人们有种种理由选择去某地旅行,也有种种借口不去某地。人们有各种各样的旅游体验,而最差的一种是根本没有出发。人们总有种种琐事要做,但除了印证自己的存在,我不想干任何事情。

    今日复读李欣频的《十四堂人生创意课2》,书中提及“虚假死亡”,即是通过虚拟自己已经死亡来获得重生,抛弃陈旧的自己来进行重塑,方式之一就是去旅游,忘掉一切工作、烦恼、未来、思考,类似于瑜伽冥想的“放空”,唯此才得以涅槃。

    为了“印证自己的存在”,也为了“虚拟自己已经死亡来获得重生”,我开始了去法国的计划。感觉这个计划酝酿在心中几近成熟,只是还没有兑现。然而,当真正开始筹备的时候,却发现一切都还是空白。签证、机票、旅馆、行程,乃至书籍、电影、法语、妄想等一切功课都要从零开始。

    李欣频还在书中说了一种“心灵启迪法”,如果你一直朝着自己想要的方向想,你所希望的事情总会被你吸引过来。相反,如果你总是悲观地预想失败,那失败无疑会自动靠近你。比如你总想着自己要成为被伤害的人,于是你总是被伤害。所以,我现在要开始想着自己踏足法兰西土地的情景,想象在花园咖啡馆喝咖啡的清净,想象到先贤祠回忆伏尔泰的情景……自然而然,一切就都会实现。

  • 很强大的东坡肉 - [行走]

    2010-06-29


    上排:叫化童鸡、西湖龙井、鳝条
    下排:西湖莼菜汤、东坡肉、西湖醋鱼

    晚饭到西湖边上久负盛名的楼外楼吃饭,客人多得服务员要撕破嗓门大喊,壮观景象丝毫不亚于广州幸运楼,可惜杭州的服务员未脱吴侬软语的秀气,总喊不出那股凌驾于众声之上的声音,往往嗓门一大,就不像在招呼你了……

    楼外楼上菜速度飞快,快过的士司机的油门(杭州的士司机几天来给我留下深刻印象,远比深圳和广州的司机彪悍),最先上来的是花雕醉鸡,通常这凉菜都是小盘小碗上的,这里也不例外,S一见,尚未动筷,马上唤来服务员毫不犹豫加了一个叫化童鸡。

    叫化童鸡随即就上来了,还有笋炒丝瓜、鳝条、西湖醋鱼、莼菜汤、小笼包等等,等我们开始吃东坡肉的时候,S开始后悔点了了叫花童鸡,“眼阔肚窄”真是绝妙的形容。

    东坡肉附加一块馒头片,是很贴心的佐料,因为东坡肉实在……是太腻了,对于吃惯粤菜的我们来说,半块未下肚就已经胃酸翻涌。一小碗东坡肉干完,其他菜已经只有摆设的份了。直到埋单,那可怜的叫花童鸡还全身而退,只是换进了打包饭盒被我们继续供着。

    不得不提西湖的龙井,放在领导开大会用的白色茶杯里亦能显其优雅,待叶子泡软,舒展开来,水也变得清绿,与南山路的墨绿交相辉映,漂浮在清绿中的软化了的叶子,翩翩起舞,西湖如此美好,龙井才有了价值。就像黄山的毛尖、云南的普洱、太湖西山碧螺春。

    不擅吃的我,居然也为杭州的美食写下这些文字,看来杭州真的是个好地方。

  • 成田千叶 - [行走]

    2010-02-08

    很久没有出游,似乎已经忘记自己的习惯,每到一个地方,在内心给那个城市贴个标签,告诉自己要怀着怎样的心情去游历、去感受。这次到东瀛之国也一样,带上一本《创意@东京》,浑身上下都小资起来了。

    到步已经是东京时间八点多,干爽的空气把飞行的疲惫一扫而空,到处是文质彬彬的日本人,点头哈腰得太多了,我总禁不住想,他们的腰必定要很好。

    日本很早就已迈入老龄化社会,的确是到处都见到老人家,也许那些青壮年都藏匿于工作中吧,日本的老人家们都把自己收拾得极为妥当,即使不是西装领带,也一定是外套加背包,乌白的头发梳理得条缕分明。日本人总是把事情做得很精致。机场里的垃圾桶分了五个口,有新闻报纸类、塑料类、瓶罐类、其他垃圾等,这让我想起大学时一位旅日归来的教授说,日本讲垃圾分类的小册子比我们的字典还要厚。

    第一晚下榻于成田酒店,离机场不远。突然间开始后悔这次的行程,其实离开熟悉的家,去一个没有去过的城市,应该更多地去体验当地人的生活,去坐公车和地铁,去超级市场买新鲜蔬果,去国家图书馆听一场免费的演讲……只有这样,才有机会在南青山艺术书店偶遇村上春树,他住在南青山公寓,也许你起个大早,在南青山公路上晨跑,迎面而来的村上君乐呵呵地跟你打招呼呢。

    特别喜欢日本的城市、街道名字,让人爱不释手,很容易就让我想去收集,像艺术家收集灵感那样……从明天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