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2.5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 笑的虚实 - [影志]

    2010-04-08

    我跟Audrey在这个春雨淅沥的下班后跑去看电影,实属不正常行为。我说,不如看《美丽密令》,Audrey二话不说先跑去买了票,我知道她就是想坐在电影院,对于看什么并不太在意。媒体说这是一出适合下班后轻松看的电影。刚开始很怕是一出闹剧。其实也算是了。剧情不值一谈,就谈谈人物。

    每个戏中人物都咋咋呼呼,但灵魂人物只有一位,就是我顶礼膜拜的吴君如,如果这电影没这位“笑傲江湖”的大姐大,绝对沦为次品。尽管某些场面,吴大姐的表演略显夸张,但并不让人恶心。阿SA完全是在吴大姐的带领下跳起来的森巴舞,如果没有人带,她自己连腰都扭不起来。

    比较惊人的是“陈志云”的角色,甫一出场立即笑翻全场。我不知道那个演员的确切名字,但我一见他就知道是影射“陈志云”,油亮的头发触电似地根根竖起,并且有秩序地摆向一边,戴个细边框眼睛,举手投足娘味十足,说起话来嘴巴张得极大,每个腔调都阴气阵阵,显然这个夸张地表现手法让观众很痛快。

    很不愿意说,最恶心的是谢娜,其实我挺喜欢谢娜的,自从看过《背后的故事》何炅采访谢娜那一期,我就很喜欢这个率真的女孩,毫不矫情,敢爱敢恨。可惜在《美丽密令》里她的角色不讨好,跟张达明一样演个疯疯癫癫的配角,过度地表演加上是粤语配音,显得非常别扭。我坐在黑暗处总想,让刘烨和张杰看到估计她脸上会挂不住把。

    评价一部无厘头港片,我习惯了用笑的虚实来判断好坏。有些电影,过程中有笑,但笑过之后很疲惫,很空虚,脑子里记不住任何内容,甚至NG镜头都不想多看一秒钟,这就是烂片,谓之“笑的虚”,如《越光宝盒》、《花田喜事》;有些电影,过程中有笑,但那种笑很实在,有爆发力,有幽默的智慧,灯亮以后也许还会有些许留恋,还想再笑一笑,这就算是好片,谓之“笑的实”,如《美丽密令》、《七十二家租客》——这个标准其实已经很低了。周星驰那般无厘头得来还千百次看不厌的境界,似乎很难再现。内地火起来的《疯狂的石头》、《疯狂的赛车》,又是另一种风格,能不能说更高级一些呢,因为总有些情节需要去想一想才能继续,想的时候感受到了导演胡扯的功力。